夏天的Luka

宅女 动漫 睡觉 玩偶 手帐 读书 练字 拍照
人生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实现呀(≧∇≦)

阴沉的天空下有着独立思想的人

窗外灰蒙蒙,昨日还热的像个夏天,今日,厚实的堆堆袜和毛衣已经穿着在身,天是开始渐渐冷了起来,打字的手皮肤开始皱了起来,黯淡无光,没有光泽,也就是这样开始冷起来了,嘴唇也开始脱皮,外面要是风大还会把嘴唇吹裂,风钻进了脖子,上下的牙齿碰到一起还会想着直打哆嗦,好似那样就能稍微暖和一点,想着带上围巾把脖子围严实了,那样绝对不会有刺人的风溜进脖子里捣蛋,可围上了,鼻子又觉得冷的直想掉鼻涕,这不过就是秋天,江南的秋天其实也还是很冷的。风吹,单薄的衣服是绝对不行的,感冒还是小事,又发烧头疼外加咳嗽,接下来一个冬天都不太好过的。
头有点疼,周围好些乱糟糟的声音,卡车声,摩的声,敲打声,屋内电流的声音,敲击键盘的声音。眼睛有些酸痛,有时候就想那样躺着闭上眼,什么都不想,关掉一切的通讯方式,让自己放空于完全隔绝的空间,静谧陪伴我,不需要人的气息,我如此的害怕孤独,却忍受着孤独的陪伴,谁人都说我独立,谁人都看我坚强,谁人都觉得长大了就该如此,我被迫接受着这样的定义,煎熬着,也理所当然的觉得我该如此,只因为我就应该是那样的存在,所以我孤独着,内心无比的孤独。新闻上看到那些得了抑郁症的人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死神,很多人不理解很多人觉得轻视生命,脑子生病了,对于周围的一切感到了害怕,内心世界完全的颠覆,那样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离去的想法,那样的人对于生是没有渴望的,每一天只是让自己活的惊悚和不安。对于生的渴望不过就是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爬不起来,等死也是煎熬的,我不配指责任何人,有些曾经属于我的在我病态的状态下,已经渐渐远去,属于我的私心不过是不想他人看着我如何消极下去,丫丫学语,一切是需要重新学习的。
眼睛一答一答的无比沉重,脑子里浮现出汤唯饰演的萧红靠在窗户边点着烟,看着萧军和他的学生,那种落寞我能感觉的到,只能靠着不停的吸食烟嘴,让内心平静下来;跎步叼着香烟在周先生家的院里走着,低头沉思,又偶尔抬起头,空洞的眼神里面读不出任何文章;她是孤独的,即使萧军在她的身边,即使临死前有端木在身边,她依旧是孤独的,她真心的笑是在初次遇见萧军时,即使当初她们穷到没有衣服穿,没有吃食,可依旧是快乐的,因为他们是对方的彼此,无可替代,是什么时候开始起,这样的无可替代就不存在了,萧军有他的追求,萧红基于渴求,却一切都挽回不了了,码头上,萧红跌了一绞,爬不起来,再也赶不上船,而肚子里是萧军的孩子,她苦笑着挣扎了几下,就放弃了,哀莫大于心死,也不过如此吧,她最爱的人已经远离,唯一的牵连她也无力争取,还有什么能够再继续?她是孤独的,心里是苦闷的,却无人体谅,她只能一个人抗,一个人品,一个人走。她想如此挣扎,如此不甘心,可又如何?对于现实无尽的期待的人,一旦信仰被打破,那种噬骨的悲凉是别人的双倍,她又如何还能再支撑下去。我爱她,爱她对于自由的渴望,可我又不爱她,不爱她如此如此的让我心疼。
写到这,鼻头都开始发酸了,文字真是一个好东西,想什么就可以写下来,不用被嘲笑,不用被看作无病呻吟,这是我的一块小天地,我的思想的集中地。
一切不过就是刚刚开始。

评论